Aa

正在努力地搞清楚生活是什么。

真正难熬的莫过于等待。

不知道前路如何。

等一个或许根本就不知晓你的存在的人的一个回眸,一个侧身,一个带笑的眼角。

你总坚信着,这个人有一天会回过身,话是对你说,手是为你挥。

你也只能这样坚信着。

你也知道,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的。

但是不甘心。

 苏生,你告诉我,什么时候我才能终止我的等待。





德育处的主任在国旗下说,男女生要严禁过长交往。

你们现在是一个没有基础的年纪,你们要为了祖国的未来而努力。

要舍小我为大我。。。。。

啊。。。。

同学们都嗤嗤地笑着。没有半点的正经。

村上说在最好的年纪里,最好是不断恋爱。

我们的世界终归要成为所谓的大人的世界。

那个时候的我们就一定更懂得爱情吗?

但到底爱情是什么,又有谁能真正说得清。

荷尔蒙和错觉作祟,谁又能保证无条件的真正纯粹的爱着谁。

在大学以前的恋爱都被称为早恋,他们总说,等你到大学那是自然的事,为什么一定要拿你的青春赌明天呢。

但其实,那种心情是不分早晚的,遇上了,你觉得是就是吧。


去年此时,人面不知何处去。

如今终究是盼得人面归。

没有等到你。

真得要说再见了。

我等你的电话。

从七点等到十点。

我知道你不会打来了,你向来早睡。

八点时想打电话给你,但又觉得好像每次都是这样,每次都是我打给你。

打第一次,别人说,他不在。等会儿让他打给你。

打第二次,你懒洋洋地说,怎么了。

所以我忍住了。

可是你看,你到现在还没有回我的电话。

我想打给你,气势汹汹地问你,为什么不回我电话。

但是,我想,这样应该会打扰到你睡觉。

其实已经想好了措辞,先责问你,如果你道歉就原谅你。

放下手机的时候,心里很难过。

难过即使每次都是这样却还是会重复。

难过这只是自己的难过,你不会了解。

常常会觉得自己好像什么也做不了。

不断地否定,不断地怀疑,失望。

假期里想要打电话给朋友,但是又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朋友之间能插手的事其实很少。

对啊。

许多人说,姐姐跟她的男朋友跑了,她爸爸找了很久。

然后,奶奶说,之前让你离这样的人远一点,你不听,你看看,果然不是什么正经人吧。

扒拉几口饭,然后说,我吃饱了。

她不会知道,姐姐对于我来说是怎样一个重要的存在。

姐姐她永远不会对我生气。

我常常是吃她的用她的,并且觉得心安理得。

她看着我长大。

她学习不好,家庭不好,逃课,早恋,打架。

身边的人都让我不要和她来往。

只有我知道,她一脸真诚地对我说,不要过我这样的生活。

她把我当成她爱的亲人。我知道。

我不相信旁人所说的种种。

我只是怪你走的时候没有告诉我,虽然那种时候你没有办法见到我。

为什么呢。

只要你回来,我保证一定会相信你的所有理由。不管你是否说了实话。

所有。

你在哪儿呢,我很想你。

你知道的,我也你当作亲人一样的来爱着。

很久没有想起你。

我以为我忘记了。

昨天晚上梦到你,醒来的时候依旧哭得像条狗。

我听到他说,人死如灯灭。

你在我的梦里笑着,像晚间的凉风,你冲我挥手,说,

再见。

想要写一个短篇呢。。。。

天气很热,今天看到你,没有什么不一样,但是我还是紧张得连走路都是僵硬的。